第一百八十五章 年货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8-08

第一百八十五章 年货

苏琪在屋子里转了转,然后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李一。

李一愣了一下,一看,是两瓶白酒。

李一看着苏琪,说:“我不喝酒的。

谢谢。 ”苏琪笑了一下,说:“我可不信,你就收下吧,我们今天喝一点,就当是陪陪我这个无家可归的人。 ”李一叹了口气,把酒接过来放在桌子上。 屋子里暖气开的很足,但是女孩似乎毫无察觉,进了屋子也没有把外套脱掉。

李一以为这只是女孩的个人习惯,也没有说什么。

苏琪说:“警察叔叔,你会做饭吗?”李一纠正道:‘我现在不是警察会一点,你要是不嫌弃,我等会做饭。

”苏琪说:“我当然不嫌弃,我来就是为了蹭饭啊。 ”李一看着苏琪,说:“你不是为了来找我问问题吗?”苏琪尴尬地笑了笑,说:“这个不冲突啊,哈哈。

”李一点点头,没说话,转身走进了厨房。 赵涛早早地起床,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回原处,屋子里被收拾的整整齐齐。 陈杨倚在门框上,看着赵涛忙前忙后的收拾,其实根本没什么可收拾的,因为赵涛住在陈杨的家里,根本就没有用到什么东西,所以屋子里还是很干净整洁的。

陈杨说:“我爸今天就回来了。

”赵涛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说:“那是因为你之前的那通电话。

”陈杨无所事事地四处看着,然后说:“你今天走了,以后去那里?”赵涛直起身子,看着陈杨,笑了,“我当然是回我自己的地方了。 ”陈杨挑了挑眉毛,说:’说起来,我还真的不知道你住在哪里呢?”赵涛说:“你没必要知道,那地方既不神秘,也不豪华。 ”陈杨笑了,说:“改天我去你家做客吧。 ”赵涛说:“你已经去过了。 ”陈杨一愣,说:“什么时候?”赵涛说:“从一开始,你进入那个小山村,那就是我的家。

”陈杨惊讶地长大了嘴巴,“怎么可能,我以为那是你编的。

”赵涛说:“不,我没有骗你,我一开始就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陈杨默默地低下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赵涛看着陈杨,说:“你还记得那个像乞丐一样的人吗?”陈杨抬起头看着赵涛,“你不要告诉我他真的是你的家人。

”赵涛笑了笑,说:“他真的是。

”陈杨不可思议地喃喃着:“我一直以为你是个骗子。 ”赵涛大笑,然后背着自己的包走出了房间。 陈杨跟在他身后下楼,一边走一边说:“你今天为什么跟我说这么多?”赵涛头也不回地说:“我说的很多吗?”陈杨说;“你平时一个星期都跟我说不了这么多话。 ”赵涛说:“我都没有注意到。 ”陈杨停下了脚步,然后对着赵涛的背影说:“你今天很反常啊。 ”赵涛说:“我在你眼里不就不是个正常人。 ”陈杨想了想,点点头,“这倒也是。 ”赵涛走出陈杨家的大门,陈杨一直跟着他,赵涛走到门口,然后回头对陈杨说:“你别跟着了,回去吧。 ”陈杨说:“我再送送你?”赵涛低着头笑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认真地看着陈杨,“陈杨,我们是朋友,对吗?”陈杨对于这个有些直白的问题选择了回避,他耸耸肩,然后说:“算是吧。 ”赵涛说:“我就你这一个朋友,你信吗?”陈杨惊讶地看着赵涛,说:“你不是有很多同伙……同伴吗,怎么会就我一个朋友?”赵涛笑了笑,不置可否,转身离开了。

经历了这么多之后,陈杨居然觉得赵涛也算是个不错的家伙,至少她也把赵涛当做是朋友了。 或许等所有的事情结束了,到那个时候,他才能和赵涛像朋友一样的交往。

陈杨心满意足地关上门,今天他不打算出门,今天陈国栋回来,陈杨希望陈国栋是一个人回来的。 陈杨想到了蓝月,那个女人是不是和陈国栋一起出差了,但是如果结果是这个样子的,陈杨宁愿不要陈国栋回来。

李一走进厨房,苏琪看着李一不见了,他从桌子上拿了一个杯子,然后把自己带来的酒打开,给李一倒上一杯。

李一打开厨房的冰箱,忽然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

这个苏琪来的实在是蹊跷,更何况,以李一的性格,根本不会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苏琪。

那苏琪是从那里知道李一的联系方式的呢?李一越想越不对劲,苏琪这个女孩子,他一开始就怀疑,但是因为后来的一些事情,李一并没有追查下去,但是这不代表他就同意了梁超的说法。

李一打开水龙头,哗哗的流水声传来,他慢慢地洗手,思绪渐渐地飞远了。 苏琪慢慢地走进厨房,李一背对着苏琪正在洗手,全完不知道背后的动作。

梁超抽完了一根烟,然后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上了车。 秦思雨帮梁超提着两袋礼品,跟在后面,说:“头儿,你至于送这么多东西吗?”梁超说:“当然了,这赔礼道歉就要有诚意。

”“可你这,”秦思雨看着车子后备箱里的一堆东西,“就跟上年货似的,太夸张了。

”梁超笑了笑,说:“反正也要过年了,就当送年货了。 ”“好的吧,”秦思雨也笑了,一张小脸在室外冻得发白,“那头儿,我也跟着去吗?”梁超想了想,说:“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秦思雨点点头,说:‘那注意安全。

”梁超上了车,在秦思雨的目送中离开了宁洋市公安局。 梁超这一次是为了去给李一赔礼道歉,他知道自己的态度令人无法忍受,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李一是警局不可或缺的人才。 他不能没有李一,或者说重案组不能没有李一。 汽车一路疾行,很快就到了李一家的楼下。

梁超在车子里抽完了一根烟,一抬头,看到李一家的抽油烟机正在往外送烟。

梁超挑了挑眉头,“难道在做饭?”正好,梁超想,自己也没有吃饭,他也来蹭个饭。

梁超下车,从后备箱里提出两袋子礼品,然后往楼上走去。 李一洗好了东西,专心地往柜子上放东西。 苏琪亮出掌心的刀子,一步步直逼李一。 这是一把锋刃薄利的小刀,隐隐闪着寒光。 苏琪走到李一的背后,用小刀在李一的颈动脉上比划着。

忽然间,一个人冲了过来,一脚将苏琪踹到一边。

苏琪顿时倒在地上,手上的刀子没有松手,而是接着站起来,想要对那人攻击。

李一惊讶地回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梁超,和拿着刀子的苏琪。

梁超上前一步,轻而易举地把苏琪的刀子给下了。 李一惊愕地看着苏琪,眼睛里带着冷意。 梁超说:“这个人刚才要杀你。 ”李一默默地看了梁超一眼,没有说话。 宁洋市警察局,审讯室。 “……都是我杀的。

”苏琪一脸无所谓地说。 秦思雨坐在对面,脸色冷白,“为什么?”李一和梁超站在外面,透过窗子看着里面的场景。

苏琪抬头看了看气窗,气窗一直在转动,杂乱的光影投射在他的脸上。 “很简单,他们都时社会的渣滓。 ”秦思雨说:“你为什么这么说你的父母,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苏琪调整了一下坐姿,慢悠悠地说:“他们对我倒是没有做什么,只是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我爸是个贪官,我妈,他喜欢虐待病人。 ”秦思雨莫名其妙地看着苏琪,说:“这就是你要对他们下杀手的理由?”苏琪点头,一脸的坦然。 秦思雨说:“那你到底怎么做的?”苏琪说:“我在他们的酒里下了迷药,他们根本没有怀疑我,就喝了。

然后我放了一把火,把监控弄坏了。

”秦思雨说:“你就没有一点愧疚吗?”苏琪说:“我是在做好事,我为什么要愧疚?”秦思雨无语了。 梁超看着里面的苏琪,那张冷漠又精致的脸,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狂热。

李一却是紧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终于抓到凶手了。 ”梁超感叹道,“当时就应该听你的。

”李一微微偏着头,看着里面的苏琪,说:“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梁超看了看苏琪,说:“这孩子心里扭曲除此之外,还有哪里不对劲?”李一摇摇头,没说什么。 苏琪出来了,正要去画押的时候,李一拦住了她。

苏琪看着李一,眼里带着恨意。

李一淡淡地说:“你为什么不脱衣服?”苏琪莫名其妙地看着李一说:’你在说什么?”连梁超听了李一的话,也是吓了一跳。

他看着李一,不明白李一是什么意思。 李一不为所动,依旧平平静静地说:“你去我家的时候,我家的暖气开的很高,你为什么连外套都不脱?”苏琪的眼神居然有一丝闪烁,他看看梁超,又看看李一,一副有些心虚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