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世界之战争之王 uc书盟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8-09

无限世界之战争之王 uc书盟

  萧慕白自认为没有任何纰漏。   看到他脸的人都死了,监控记录也被搞掉无法恢复,他做这些事,能做到多完美就多完美,尽可能的不留下痕迹,不被其他人发现。

  自始至终,见到他这张脸的人,从和魏天翔见面开始,直到进入传销工厂后的门卫老头,一直到对他进行面试审核的杜姐,还有大教室的老大以及一部分教官和管理人员,晚上入夜后对他设陷阱的教官和宿舍门卫。   这些传销组织的中坚力量,全部都被他处理掉。   剩下的那一百多名被骗进传销组织的人,他们全部住在宿舍,并且被教官和管理人员监控着,某种程度上并不算传销组织的中坚力量,而是受害者。

  这部分人并未看到他的脸,大教室举行晚饭仪式那会儿,他站在最后面,那些人都在执行老大恩赐晚饭仪式,没人敢分心,没人注意到他。

  除了宿舍魏天翔寝室的那剩下六个人。

  想到这六个人,萧慕白觉得不保险,重新回到宿舍楼,将六个人齐齐扭断脊椎骨,尸体扔回系统空间。 离开前,他还特意静静地潜伏在一处制高点,悄悄地观察着下方,一边还看着监控,足足半个小时,没发觉异常状况,这才离开。

  他开着宝马,沿着土路行驶,很快就抵达弗兰克那辆皮卡停着的地点,和韩康弗兰克两人再次见面。   “还好吧?”韩康坐在副驾驶位,无比惬意地抽着一支烟,看他过来,随即掐灭烟头询问。   萧慕白点点头,没有作声,只是停下车,打开后备箱,将被绑成一团打晕的魏天翔拖出来,扔到皮卡车厢。

老大同样被绑成一团打晕,正睡在皮卡车厢里。   他将魏天翔放到车厢,这才盖上一层厚厚的帆布,再往上面盖一层木板,压上一个轮胎。   “行了,走吧。 ”结束后,他跳上宝马,吩咐离开。

  接着,皮卡领头带路出发,开上一条坑坑洼洼的的土路。 路虽然不平坦,但最重要的是没有交通监控,不会引起警察注意。 在这方面,弗兰克还是很靠谱的,不需要萧慕白吩咐。   宝马跟着皮卡一直沿小路走,最后抵达海边,进入一处破旧的废弃码头。   皮卡一直开,最后在栈桥边停下,萧慕白紧跟着停下车,走上前,就看到栈桥上站着几个人。

黑夜中看不清人的脸,但依着淡淡的月光,大概可以看出这几人是饱经风霜,年纪不小。

  萧慕白没有上前凑热闹,在北海偷渡到越南海防市,这是弗兰克一人搞定的,即便现在他露面,这件事也不需要他插手,弗兰克可以做好。   那些人注意到他,为首的人说着法语和弗兰克交谈,弗兰克解释一两句,那人哈哈一笑不再关注他。

  为首的那人应该是越南人,萧慕白想到,越南曾经有被法国殖民的历史,北海这个地级市,估计没有偷渡的蛇头会法语,会越南语还差不多,有那个本事,还需要偷渡赚钱?  接着,蛇头叫人开动船,吩咐手下抬着被绑着的老大和魏天翔上船。 看到这两人打晕被绑着,可蛇头没有一丝异样,直接叫人行动。 两个人被抬上船,最后剩下弗兰克和韩康,接下来该他二人上船。   韩康手里提着一个手提箱下车,站在萧慕白面前,脸色复杂。

  “老白,你可真救了我的命,还有我的钱。

”到此时,看到偷渡船,韩康才算是松一口气,有些感动,朝萧慕白说着。

一边说,一边扬起手里的手提箱,示意这是他深入传销组织的劳动成果。

  还真拿到了钱,看这一大箱子,估计装满要一百多万,真是令人刮目相看,搞得他都有点好奇了。   “别特么废话。 ”萧慕白笑骂一句,他和韩康两人打打闹闹,一直没什么距离,说话很直接。

因此,他直接道:“我又不是白救你,雇佣兵不好混,陌生人很难成为队友,我救你出来,你得给我干几年雇佣兵再说。 ”  “不然,哼哼……”萧慕白故作凶狠,后面的话没说。

  这个设想,他是刚刚灵机一动想到的。 来北海之前,只是本着救人的目的,可救人容易,后续的事情难处理。 救出人后,他发现韩康的性格更适合当一名雇佣兵。

  因此,他才产生这个想法,不知道韩康是怎么样的态度。

  韩康怎么会不知道这是给他台阶下,当下砸萧慕白一胸口,道:“别说几年,干一辈子都行啊,以后你去哪我去哪,我们哥俩打天下,还像以前一样。 ”  “一言为定?”萧慕白有些开心,韩康绝对会是一个好队友。

  “一言为定。 ”韩康郑重地点点头,收起平时的嬉皮笑脸。   “行了,走吧,等你出境,我差不多也坐飞机了,明天到曼谷接你。 ”看蛇头几个人都在等着,萧慕白没说几句话,就和韩康道别。

  北海到海防直线距离有两百多公里,走海路不需要几个小时,天大亮前就可以抵达。

从海防上岸,费不了几个小时,可以抵达鹅贡,在那出发继续偷渡,几个小时后从便可以到梭桃邑,天黑前,他就可以在曼谷见到韩康。

  “我等你。

”韩康不知道这些,但相信萧慕白不会害他,直接点点头,最后狠狠的和他来一个熊抱,才踉踉跄跄跳上船。

  接着,萧慕白再同弗兰克道别,他和弗兰克不需要多说,互相点点头,都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几乎没什么交流,便直接道别。   刚才他和韩康的话,几乎都被蛇头听进去,即使听到有关雇佣兵的字眼,这位越南人蛇头也没有半点异常反应,专业得令人刮目相看。

还有他同弗兰克得眼神交流,不难被人发现两人钟萧慕白得主导地位,这也被越南人蛇头注意到,同样没有多余的反应。   等两人上船,蛇头才对萧慕白点头一笑,没有多说其他的话,直接跳上船。   货船开动,无声无息开过,目送着货船远去,最后消失在夜色中。 这时,萧慕白和栈桥上其他留下得人点头示意,随即开车离开。

那辆皮卡,自然有这些人处理,不需要麻烦他。

  开着车,萧慕白直接上沿海高速,向着来之前得南宁开去。

  在那,他将把车找运输公司拖回上海,先搭乘长途大巴从南宁飞回广州,在白云山机场飞去巴黎戴高乐机场中转香港停留的时候,由香港飞去泰国曼谷,手续很繁杂,但必须这样操作。   萧慕白低头看一眼时间,刚刚好,是凌晨4点15分。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