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行营之中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2

第一百八十九章 行营之中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萧翠心满脸不悦,起身说到:“皇上,心儿今日有些累了,先退下了。 ”耶律德光点点头,命鹿万理带她去驿馆休息。

乐异扬也跟着出去,临走之时望了耶律钟盈一眼,心中想到:“公主真是洛神下凡。

”萧翠心发现以后,狠狠地盯着他,一声不啃地出了大帐。

耶律德光将御林侍卫退下,然后问女儿道:“盈儿,你与那个乐异扬早就认识?”耶律钟盈害羞地说道:“父皇,盈儿此番出使晋国,最大的收获就是遇见乐公子。

”耶律德光怅然道:“你刚刚已经看到了,你的妹妹也是喜欢他的。 你可要想清楚,不能因为私心伤害了妹妹。

”耶律钟盈“嗯”了一声,说道:“父皇,此事我自有分寸。

女儿喜欢归喜欢,终究不能和他在一起,我不能让妹妹受到委屈。 ”耶律德光这才放下心来,说道:“盈儿,你长大了。

你妹妹刚回契丹,有空你多陪陪她。 ”耶律钟盈点点头答应。

两人又谈了一会,从帐外传来一封八百里加急的奏折。

耶律德光接过奏折,看完后连连叫好,旋即在奏折写了几个字,命人连夜送出。 耶律钟盈不解地问道:“父皇,发生什么事了?”耶律德光镇定地说道:“盈儿,刚刚耶律阮从恒州来奏,说杜重威向他投降了。 ”耶律钟盈听到这里,欢喜的说道:“恭喜父皇打了胜仗。

杜重威一降,晋国就再也不能威胁到我们契丹了。

父皇准备何时让阮哥哥班师回契丹?”耶律钟盈从小就崇拜堂哥耶律阮,这回与他分别日久,非常想念他,期盼着他早日回来。 耶律德光却摇摇头,哈哈大笑道:“盈儿,这会父皇可不想这么早让他回来。

我们刚刚旗开得胜,晋国再无力抵抗我契丹大军。

如果不一鼓作气攻下开封灭了晋国,将士们岂不是很失望?”耶律钟盈心中一怔,万万没有想到父皇有意灭掉晋国。 耶律德光停了停,又说道:“盈儿,当年你父皇帮石敬瑭灭了唐国,又让他坐稳了晋国江山。

燕云十六州是石敬瑭当年自愿送给我的。 可是父皇自从得到这块土地,十几年来战乱不断,父皇对不起无数为保卫燕云十六州而战死的契丹勇士啊!”说到这里,耶律德光眼中露出了泪光,他咬着牙齿,毅然决然地说道:“父皇已经下定决心,明日再度御驾亲征,不灭晋国誓不还朝!”耶律钟盈心中一怔,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向父皇行礼完毕,默默转身离开王帐。 今晚碰巧遇见意中人,耶律钟盈心中万分欣喜,后来听了父皇的提醒,才明白妹妹才是他的挚爱。

耶律德光很快就将杜重威投降的消息告知所有的御林侍卫。 得知契丹大军取得大胜,整个行营都轰动了。

御林侍卫纷纷起身走出帐篷,向着王帐方向大呼“万岁”!耶律钟盈看到每个契丹侍卫都兴高采烈,她自己却因为意中人的缘故心里难受,回到帐篷之后就睡着了。

在此之前,萧翠心已由鹿万理带路,前往王帐后面两里路远的驿馆休息。

乐异扬心不在焉地跟在后面,脑中还想着耶律钟盈刚才的话。 “乐公子,你想我吗?”、“我可是每天都想你呢?”他与耶律钟盈萍水相逢,相见不过两次,一在卫州河边,一在别青楼里,没想到却得到她的深深眷恋。 乐异扬轻轻叹了一口气,心想:“她是契丹公主,我是晋国草民,我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他想到这里,抬头望了望前方姗姗而行的萧翠心。 乐异扬又想起雾灵山上负起而走的来纪云,心中一片怅然。

就这样行了数十步,他越来越迷惘,不禁暗暗叹道:“老天啊,你为何对我这么好,又为何对我这么残酷?不知道我乐异扬上辈子是修了什么福报,或者是种下什么恶根,竟然让我同时遇到三个痴情的女子!”他又想道:“我到底喜欢谁多一点呢?云儿是直来直往,心妹是娇羞含蓄,公主是古灵精怪。

她们三个人性格完全不一样,我到底该怎么办?”这是已经到了驿馆,虽然仍然在行营中,但此处却有所不同。

驿馆里面是十余间木瓦房,与瀛州城相仿。

这个驿馆已有百余年历史,建于唐宪宗元和年间,曾是幽州节度使在莫州的别苑。 自从瀛州归了契丹,便被改为驿馆,供往来的契丹达官贵人驻足休息。 鹿万理送至驿馆,对萧翠心说道:“郡主,属下还要回去待命,就不留久了。 你行了几天的路,早点休息吧。 ”临走之时,鹿万理又叮嘱乐异扬道:“乐公子,此处地势偏僻,恐有歹人出没,你要好好保护郡主。 ”乐异扬方才回过神来,想道今晚只有心妹在身边,连忙应道:“鹿前辈,这个不消你说,在下就算豁出姓名,也要保证心妹的安全!”鹿万理望了萧翠心一眼,拍了拍乐异扬肩膀,说道:“既如此!郡主就交给你了。

”乐异扬等鹿万理走后,才与萧翠心进入驿馆。 两人在驿馆内转了一圈,发现驿馆里面没有任何人的踪影。

乐异扬不清楚为何会住在这里,心中隐隐感到不妙,快步上前靠近萧翠心,轻声说道:“心妹,我看这里有些古怪,我们要小心才行。

”萧翠心本来正在生气,听了他柔和的话语,顿时忘记了王帐内发生的事情,心中的怨恨也焕然冰释了。

她轻轻地点点头,低声说道:“乐大哥,整个驿馆空荡荡的,我心里有些害怕,今晚你就在我房间睡吧。 ”乐异扬呆呆地望着她,显得非常地震惊。

一个女子最重要的是名节,而萧翠心却超凡脱俗,从来不去计较这些。 她与乐异扬相处,总是小心翼翼,害怕他弃自己不顾。

刚才在王帐之中,萧翠心听到公主对自己的心上人说出的那一番话,她的心犹如被刀割被针扎。 一路上,她都在想:“云儿姐姐与公主姐姐都喜欢乐大哥,我怎样才能留住乐大哥的心呢?”直到进了驿馆,听到乐异扬关心的话,才若有所悟:“陪伴才是留住心上人最好的手段。 ”萧翠心微微笑道:“乐大哥,以前我们一起患难,你从来没有嫌弃过我,如今我成了契丹的郡主,你不会不管我了吧?”乐异扬环顾空无一人的四周,担心她有所不测,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吧,心妹,我答应你。

”心中暗暗发誓道:“心妹对我无限好,单是千里来寻我,便是其他女子不及的。 今生我若负她,必定天地不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