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飞翔 [冯晓曦:我要自由的飞翔]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6-21

自由的飞翔 [冯晓曦:我要自由的飞翔]

  在去年的全国个人赛上的女子组踊现出一匹匹黑马,如果说郭莉萍的冠军和王琳娜的亚军让人觉得名正言顺,那么党国蕾、冯晓曦和章文彤跻身前六名,着实惊碎一地眼镜。 细细盘查家底,我惊喜的发现她们三人都是从云南走出来的棋手。

一提到云南,总会让人感觉像一支绿林军。 2000年赵冠芳以黑马的姿态登上全国个人赛亚军宝座,才开始让人们对这座春城关注起来,再有2001年的全国团体赛冠军,使云南女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众所周知,云南队里本地的棋手很少,只有章文彤是地地道道的云南人,其余几人都是外籍兵团。

而最早进入云南队的外籍人是四川的冯晓曦,那时她还是高一的学生,她的加入为云南队注入了一股清新的活力,虽然个人最好成绩是在1995年青岛的全国个人赛打进的第十名,但是她与队友章文彤携手获得团体第三名,也开创云南女队的先河。

而今已离开云南队的她,在2002年的全国个人赛上又以四连胜的战绩将殿军奖杯捧入怀中。

一个从业余走向专业又回归到业余棋手的心历路程是什么样的呢?冯晓曦接触象棋纯属偶然,父母是知青,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她到西昌工作,她便与外婆一起生活。 小孩子本来就活泼爱动,加之成都浓厚的象棋氛围,还有就是父母不在身边的那份自由,六七岁时就由爷爷把她送到少年宫象棋班,希望她能坐住板凳。 由于喜欢下棋的那种厮杀的感觉,加之陈德元老师的淳淳教诲,使她进步很快。

四川的棋风很盛,竞争很激烈,成为专业棋手可以说是每个学棋人梦寐以求的梦想,可是由于人际关系的错踪复杂,使冯晓曦失去进入四川队的机会,但是幸运之神还是特别眷顾这位在象棋领域孜孜以求的求道者。

1992年云南队向她抛来了橄榄枝,将其招至门下,那时她还是高一的学生。 下棋和上学又成为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进专业队是她一直追求的梦想,眼看梦想要变成现实,可是问题也随之而来了,虽说云南离成都比较近,但是她毕竟在上学,还是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孩子,父母怎么能够舍得让她独自一人离家呢?看见冯晓曦的执着眼神,开明的父母也就默许了。 这时云南队也给她开了方便之门,原因很简单,由于那时云南棋队的训练条件不是很好,成都有很多高手,也就破例她在成都上学兼训练,只是比赛代表云南出战。 虽说是专业棋手,但是并没有按着专业队的严格训练,这也为以后在国赛上失利埋下了祸根。

要想出成绩,就得经过刻苦的训练,这是成功的不二法则。 可是对于从小就玩惯的冯晓曦来说,下棋可以,复盘也没有问题,但如果让她在棋盘上静静的一个人摆上一个小时的棋那是绝对不行的,她坐不住。 也许是小时候打下来的底子不好,从小就坐不住板凳。

这也使得她从1992年到她离队的1999年间的成绩很不理想,只是在1995年她才凭借稳定的发挥打进前十名,晋升为大师。

从1996年开始她就在中下游徘徊,这几年冯晓曦的日子并不能好过。

作为一名专业队员,总是渴望着冠军。 俗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而不想当冠军的棋手也不能称得上好棋手。

在每一个棋手心中总有一种难以磨灭的冠军情结,可是冠军只有一个。

人往往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总是会放弃很多东西。

1999年云南又引进新队员,使冯晓曦更加对自己在象棋方面的能力感到怀疑,也动摇了她不做专业棋手的念头。 为了换一个环境,她与云南队做了大量的工作,直到1999年底她才从云南队走出来。 不愿离开自己喜爱的象棋,她来到了珠海,当起了孩子头,虽说小孩子没有耐性,比较顽皮,但是当看到他们进步时,也脸上也会露出开心的笑容。

虽说当上孩子王,但也没有忘记象棋,不是专业队员了,想参加全国比赛还成了一个问题,她为了参加全国赛,了解的棋艺动态,每到全国大赛前的一个月都会来到江苏队集训一段时间,在这里感受一下下棋的氛围,另外也从中窥探一些最新的布局飞刀。 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她先后代表了深圳、珠海、吉林等棋队参加全国赛。

通过锻炼,再加上不在专业队,没有名次压力,使她能在来的时候,抓住机会。 在去年的全国个人赛上,由于老牌棋手们的表现差强人意,一批新锐扶摇直上,冯晓曦有了用武之地,在四连胜之后,终于看到了进军六甲的曙光。

第四名好像并没有使冯晓曦兴奋起来,也许是经历过太多的失败,也许是因为离自己的目标还很远。 不过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由于对象棋投入很少,取得这样的成绩也算是运气了。

三月份的银荔杯马上就要开战了,冯晓曦对此并没有报什么太大的期望,只是下好每盘棋,不让自己太失望就好。 最关心的是四月份在哈尔滨举行的团体赛,希望不要拖伍霞的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