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概念获奖作文《青颜》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6

新概念获奖作文《青颜》

您的位置:新概念获奖作文《青颜》  我是如此懒散的女子。 清清漫漫地写下一些,忘记一些,留恋一些,最终,放弃一些。   原本便是青茏的枝叶,带着时光的朦胧,带着锦色年华。

有江南的潮湿。 我如此上路。 似乎是遇见了,又仿佛刹那消失。 该想念的人,终究没有想念。   应该是在用青石板铺成的逼仄小巷子中看见你。 好看的面容,细碎染成淡黄的头发。

脸颊红润,肤色健康。 单眼皮,一笑起来,就眯成直线,浅浅的酒窝。

记得姗曾说,这般男子,若穿唐服,头发散开,蓄至腰间,是可以去参加选秀并且一定通过的主。

  昨天去了宋陵。

是特意去的,在雕花的门口,骄傲屋甍挂着的青铜铃铛下,犹豫了。

是在什么时候呢,你悠悠牵着我的手指,荒芜的手指走进去。

裙摆摇曳,步步生香,满壁光辉。 我记得你的姓,记得你微微一笑,我愿万劫不复。 可是,却忘掉了你的名字。

在那个午后,阳光丰满。 你粉色指甲插在头发中,抬头,冲我那淡淡的笑颜,初见,美好圣洁的感觉盈在心间。

  不是么。 你姓杨。

是一名很好的理发师。

如今,漂泊。

  在南昌的第三个晚上。

破天荒,他出现在梦里。

我们纠葛多年,暧昧,温暖,冷漠,凉薄,断绝,都不曾入梦。 却在他离去三年后。

梦到他。

关于一生,关于所有。 像上个世纪无声的黑白电影。

我以旁观者的姿势介入,不能改变任何。

从他的出生到死亡下葬的最后一捧泥土。

我把潮湿带着雨水,腐烂味道的黄土紧握在手中。

许久,找了个塑料带装好。 带回。

从他十七岁第一次亲吻的长发女孩到二度离婚宣判的法庭。

从清洁到满目沧桑。 他一岁时,肮脏的街道红砖房子。

死亡时,朴素但不失情调的三室两厅。 装修得高雅。 在梦中,我无数次地拜访。

像旋转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内,不断往复与他的初见。

三岁淌泪的小女孩。

七岁爬树打架流鼻涕的他。 握手,拥抱,草编手链,插花草帽,用白薯藤蔓的叶杆做出的发饰。 包括了细碎微小的事情。 梦境的终点,死去的他复活,以另外一种方式,莫名地我自己都讲不清的方式生活。 日子恬淡温和。   他的名字,霍凉。

是你么。

回答我。

  开展一场生活游戏。 陷入一种无爱无望的恐慌之中。

对,是深陷。 过去的点滴,是一朵盛开在蘑菇主干中的真菌花朵。

那是一个秘密,终将深埋的秘密。

请严格遵守游戏规则,严禁探究。   九月初。

疯狂迷恋能够发出声响的东西。

在手腕、脚踝处挂满银制,青铜,镀金饰品。 走路,无论做任何事,都将是,环佩叮当。

带很长的耳坠。

冰凉质地的流苏划过锁骨。 走过有风的窗台,在午夜看白杨枝丫下层层坠落的昏黄灯光。

突然,就哭泣了。

  是你远在他乡,或者我流离失所。 你感情如何,真挚或者虚伪,都再与我无关。 到了故事的终结点,最后的最后。 你归根结底只是过路的男子,虽然骑着高大漂亮的白马,穿华丽的礼服,有金灿灿的头发,宝石蓝的眼珠,显赫的家世;纵然你递与我清纯的百褶裙,倾城的粉色婚纱,大颗的钻石戒指。   也许,就是要完结。   如花  喜欢那个嗜与我彻夜交谈的男子。 绚烂面容上漆黑的眼瞳直视远方,神情缥缈。

会在刹那间掐灭烟头,过来拥我入怀。

少女兰花般的心事,荧荧暗暗。

黎明分离,然后,用一生的光华去守口如瓶。

他指尖的纠缠,头发的柔软,沐浴露混杂着劣质香烟的味道,凌乱的表情。

像一颗核桃,坚硬的外壳包容了所有柔软的曲折。

  韶华中一回顾,眼底尽是妖娆。

记得他染过的头发扎起,露出光洁的前额。

有如江南女子的温婉。 牵手走过暮色逼人的巷弄,无视剑气森冷。

你裙角飘扬,眼睛看往别处,嘴角堆笑。 任由天南海北,与他同行。

  我爱,是夜色迷离中被你亲吻过的皮肤在留恋,还是牵过的小拇指依依不舍,抑或是风里糜烂的气味纠缠,久久不散。

终究,感情沦陷。

仿似看一场华丽的戏剧,宽大黑色幕布迟迟不肯下落。 于是,成就了繁花中的繁华。   一梦三四年,恍然发觉,生活已经偏离预定轨道太远,爱慕的人别离,陌路的相遇。 中原,江山锦绣时,塞外,芳草正离离。   曾欢喜于你送的三支玫瑰,找了漂亮的玻璃瓶,盛满清水,小心看养。 日日观看,花朵黯淡,叶子由绿变黄。 心中荡漾的情感一层层随之剥离。

方才水落石出。 那最后的花蕊,颜色稚嫩。 疼痛至退无可退。

想念你薄薄的笑容,仿佛雾气中陡然莲花绽放,香传万里。 而我,卑微到谷底,一无所求。   在春季某个下午,你说,梦到一名十七岁弹箜篌的女子,一袭白衣,浅笑盈然。

背后是微微暗去的墙壁,爬满青色植物,你处在高处,君临一切。 渴望靠近,却突然发现有大片的湖泊横亘。 乘船,摇桨,奋力划,始终无法靠岸。

颓然跌坐,眼望着,所有事物渐行渐远,却永不湮灭。   我回答,亲爱,那是你一辈子的劫难。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暮与朝。

何时,你来渡我,递过菩提。

  原来,你只是,穿梭于时光深处的少年。 我回溯无数次要去见你。

怎寻,无见。

  凤蝶  仿佛经过了太久的时间。

有亿万光年那么久。

最终决定安然生活。   写字,一直认为是一个人的事。 记录,行走。

在以后的日子里想起,有种恬淡的幸福,浅浅微笑,嫣然如梦。 无意中,喜欢起《越人歌》来。

周迅的嗓音,倾城寂寞。

守着屏幕,蓦地,便想起《夜宴》中,青女所讲的话。 稚嫩的面容满是甜蜜的奢华。

  即使你被世界抛弃,但是,我不会,爱情不会。

  如此美好而天真的句子。

像是女子十七岁时,许下的最坚定的承诺。 未来在一片迷茫中散发着朦胧的光芒。 她曾经以为,那就是天下。

也许。

  生一场病,用黑色沙锅煎药。 浓黑,馥郁的药香自口腔一直浸润到内脏然后再侵入每一寸皮肤中。

深呼吸。 会觉得薰衣草沐浴露的香味也被完全掩盖了。

带着执着,行走于无穷无尽的黑暗中。   是你来到了吧。

撑着渡船,牵过竹杖,递来菩提。

  清水  当我。   当我终于觉得自己长成一名如花的女子。

流连忘返,落去一地华彩。 能够烫漂亮的卷发,穿月白纱裙,像洋娃娃般有红艳的唇,精致的脸。 你会不会认不得我。

在大街上,我拽住你的衣袖,你眼睛茫然疑惑。 或许。

真的忘掉了。

  车如流水马如龙。 灯火辉煌。

穿过小巷,穿过喧闹的街市。

经过爱琴海,看到土耳其安静落下的雪。

像一只蜻蜓的奔跑。 看见一世界的繁花盛开在一名陌生少年的眼底。 他冲你微笑。

然后,不晓得谁就哭泣了。

被淹没在时光里。 眼泪的潮湿以及亮莹莹的睫毛。

  企图追寻,生怕一个不小心丢失了。

而那个我爱的你。 我爱着的你。

真正地去往何方。

  繁花似锦。 流年如花。

  花间  再一次看张国荣的《东邪西毒》,沉迷。 只为那一个朦胧苍凉而有充满暧昧的眼神。

阅读,岩井俊二的《情书》,《燕尾蝶》。 与观看影片时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文字能够无数次回溯,一次次感伤,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刻。

  清早,风大,叶子倏然落满地。

穿黑色紧身毛衣,牛仔裤,旧球鞋。 心情不好,去了常去的那家奶茶店。 老板慷慨地请喝白兰地。

温暖中略带辛辣。 像是处在黎明,阳光似露非露,清冷的片段中。   晚上,回至宿舍,念喜欢的诗句给关系交好的女子。

小汐会在凌晨打来电话,发呆,沉默,开玩笑,或者,他念刚刚写出的小说,声音沙哑中渗着稚气与傻傻。

  沉睡。 陷入梦魇。 会有个披着黑披风的女巫,她让白雪覆满世界,让所有人离开,只余我一人。 雪积得厚,不停奔跑。 百转千回,柳暗花明。

该遇见的,终究还是遇见了。   我的眼中,尽是苍绿。

满心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