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丢进海里喂鱼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9

第205章 丢进海里喂鱼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待得金牙驹清醒,发现自己被反手绑了起来。 ︾而且这里不是一间密室,而是一处可以听到海浪声的悬崖。 而遭受同样境遇的罗大卫,正在不断的制造噪音。

明面上是问候绑匪的祖宗十八代,实则是个人都能想到他这样做,为的是吸引周围人群的注意力。 只是他这番举动明显浪费力气,绑匪任由他噪杂大闹不管,足以说明这里就算不是荒山僻岭,那也绝对是人迹难寻的地方。 这个时候,金牙驹注意到绑匪的眼神,似乎一直停留在罗大卫身上,对他反而是一副不闻不理。 金牙驹暗道自己这次绝对是被买一送一,他今天行的到底是什么运气,生意没有谈到倒是把自己陷入泥坑。

“两位大佬,你们要找的人是罗私r?”想通之后,金牙驹马上换成一副小人模样,说道:“那就是不关我的事!放了我,我保证回去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很快,匪徒的目光转移到金牙驹的身上。

不过在这黑暗的夜晚,唯一的光源只有停在不远处的汽车,车灯所照射出来的微弱的光亮。

金牙驹只能勉强看清绑匪的轮廓,即使是这样,他照样能感受到对方看他的时候,那一昧的不屑和发出的冷笑。 随之就是把他置之不理,继续遥望着远处,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其中一名靠在车身的绑匪,停止了原本准备点烟的动作。

向另外一个绑匪招了招手,远处原本微不可见的灯光。

随着距离不断拉近越来越明亮。

来者下车之后,金牙驹眯起了双眼。 想尽可能看清楚来者的样貌。 可惜他看到的,只有对方壮实的身体轮廓。

“俊哥。 要怎么处置这个人?”其中一名匪徒直指是罗大卫。 被称为俊哥的人,连看都不看罗大卫一眼,轻描淡写说道:“装进麻包袋,然后丢进海。 ”“你们干什么?绑架警察是很大罪名的,你们现在还想杀人灭口,皇家警察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任由罗大卫如何声嘶力竭,都是被拖了下去进行打包。

麻包袋被抛下悬崖的时候,甚至连‘咚’的一声都没听到,可想而知这处悬崖是有多高。

单是这个高度带来的冲击力,罗大卫连半点生还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是什么人?”俊哥指了指金牙驹。

不等匪徒开口解释,金牙驹崩了出来说道:“这位大佬,我是义群的龙头金牙驹。

既然大家都是出来混的,道上的规矩我想你也清楚,一家人何必两家亲呢。

”他已经是第三次自报家门,可惜前两次根本一点效果也没有,只希望这一次这位俊哥有一些‘见识’。

“你是金牙驹?”俊哥的话有些玩味,似乎还有深一层的意思。

“是是是。 也有人叫我老鬼驹,俊哥你认识我就最好了。 ”金牙驹一脸赔笑。 这种有可能被人有杀错没放过的时刻,他哪里还敢摆半点姿态,简直就差没把自己当成孙子。

“金牙驹?”俊哥向后勾了勾手指。

一个匪徒随之走了上来,他吩咐道:“一并丢进海里喂鱼,记得加几块石头。

”如果这个被绑的是其他人。

那俊哥还会放他回去报料。

可惜这个金牙驹,是被自己老板视为眼中钉的对象。 没想到这次绑架。 还有这样的意外之喜。 “不要啊!救命啊!收买人命了!!!”金牙驹不曾想自报了名号,对方不单不给他面子。 反而笃定把他一并处理的念头。

这一刻,金牙驹总算感受到罗大卫那一份绝望。 手手脚脚被用粗绳帮了起来,嘴巴也被用胶布封口,然后被当成货物一样塞进麻包袋,末了还塞了几块石头进来。 漆黑的环境,带给他无尽的恐惧。

他最后的一丝感知,就是自己“咚”一声落入水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排长,解决了。

”金牙驹被收拾之后,匪徒对那位俊哥又换了称呼。 “记住你的身份,还有,不要再说半句普通话。 ”黑暗中,显露出一张叶景诚所熟悉的面容。

这个排长不是其他人,正是替他办事的张铁龙。

“知道。 ”匪徒马上变得认真,确认自己的身份道:“我叫王小羽,两个月前跟了新记的斧头俊,在他身边当一名打手,5月12号俊哥叫我去办一件事——谋杀督察罗大卫。

”“嗯,你要记住。

你是在大富豪喝醉酒,然后‘不小心’透露了消息,知不知道?”张铁龙再三叮嘱。

“我知道。 排长,那我的父母……”匪徒欲言又止。

“这几天我会找人上去接他们过来。

”张铁龙搭了对方一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港岛这边杀人是不用被打靶的,最多也就判个十年八年,表现良好还可以提前出狱。 加上老板那边也会暗中帮你,可能一、两年你就可以出来和父母团聚了。

”……“喂!”正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的叶景诚,一个私人电话的介入,使得他不得不停下手上的工作。

“是我。

”叶景诚原本以为今天最早打电话给他的人,将会是张铁龙向他汇报一件事情的完满结束。 没想到却是一个他想象不到的人,这个人还要远在呆湾。

平时两人甚少通过电话交流,多是以信件进行联系。

甚至因为叶景诚这段时间的忙碌,两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联系。

“茵茵?是不是有什么事?”这个人正是胡茵梦,而两人的关系,或者是因为叶景诚那一次情不知刚,胡茵梦对他一直是若即若离。 “嗯。 这段时间,我看了好多你的新闻。

”胡茵梦的语气很平和,听起来十足一个大家闺秀。

对方若有所指,叶景诚不置可否说道:“都是一些无聊的炒作。

”“喔。

”胡茵梦又问道“你是不是拍摄一部《表错七日情》?”“你怎么知道?”《表错七日情》虽然已经开拍,但是并没有对外宣布。 即使是叶景诚名下的《新报》,都没有得到内幕消息。 “我朋友和我说的。 ”胡茵梦静了一会,说道:“过几天我会陪我那个朋友去港岛。

”“你朋友?”原本叶景诚以为她这个朋友是钟真涛,因为钟真涛才刚刚从呆湾回来。 现在听她说两人会一起过来,那肯定不是已经在开戏的钟真涛,那还会有谁呢?女的?圈中人?“到时候给我电话,我事先帮你订好酒店那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