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长带你读红楼(83)贾母的一场”阳谋”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8-08

馆长带你读红楼(83)贾母的一场”阳谋”

清虚观打醮是贾府的一件盛事,然而,这热热闹闹的祈求幸福平安的活动,一开始,似乎就酝酿着一场贾母的阳谋。

一开始,凤姐儿说起初一在清虚观打醮的事,就约着宝钗、宝玉、黛玉等看戏去。 宝钗体丰怕热,立即表示:罢,罢,怪热的。 什么没看过的戏,我就不去了。

贾母却第一个响应,表示与凤姐儿同去。

不仅如此,她又对宝钗说:你也去,连你母亲也去。

长天老日的,在家里也是睡觉。 宝钗只得答应。

接着,贾母又打发人去请了薛姨妈,顺路告诉王夫人,要带了他们姊妹去。 说起来,按元春贵妃的旨意去神前祈福,是贾家人自己的事,虽是件热闹事,也没有必要一定要亲戚随行。

宝钗已经表示我就不去了,但贾母不但以难以回绝的坚定口气表示:你也去,连你母亲也去。 而且专门又打发人去请了薛姨妈,看来薛家母女是非去不可的。

贾母对薛家母女似乎有些强迫,但对于自己的儿媳王夫人却只是顺路告诉。 贾家人一到,早有张道士执香披衣,带领众道士在路旁迎接。 这张道士是作为荣国府国公的替身出家在此,也就是说,他是作为贾母的丈夫的替身出家的,因此,贾母、凤姐儿、贾珍等与张道士的关系非常亲近。

攀谈过程中,张道士看到宝玉与其爷爷形容身段,言谈举动一模一样,动了感情,两眼流下泪来。 贾母想到自己的丈夫,也不由得满脸泪痕,表示:我养这些儿子孙子,也没一个像他爷爷的,就只这玉儿像他爷爷。

张道士和贾母睹眼前人而思过世人,可谓心情相似,情感一致。

然而,张道士话题一转,给宝玉说起亲来,他呵呵又一大笑,道:前日在一个人家看见一位小姐,今年十五岁了,生的倒也好个模样儿。

我想着哥儿也该寻亲事了。

若论这个小姐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倒也配的过。 但不知老太太怎么样,小道也不敢造次。 等请了老太太的示下,才敢向人去说。

贾母似乎连考虑都没考虑,毫不犹豫地说:上回有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 你可如今打听着,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来告诉我。

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

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

贾母这段话,有三个重点:一是有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 二是不管他根基富贵,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

三是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

和尚多管闲事儿地掺和别人的姻缘,除了贾母口中所说,还有宝钗的亲事。 在第八回里,宝玉探望宝钗时,发现宝钗的金锁上八个字与自己通灵宝玉上的八个字似乎是一对。

当时宝钗的丫鬟莺儿笑道: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

说明宝钗金锁上的八个字是和尚送的,为此,脂砚斋批道:和尚……作如此勾当,亦属多事。

后来,宝钗也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

不管莺儿所说那八个字是和尚送的,还是薛姨妈所说金锁是个和尚给的,但最终目的是宝钗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 这就是薛家在贾府大力宣扬的金玉良姻。 贾母的一句有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其中的和尚一说似乎有些无中生有,但却恰与薛家宣扬的和尚相对,大有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的味道。 而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更是直接针对薛家的金玉良姻之说,试想已经十五岁的宝钗在当时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岂能再等上几年?因此,贾母的这句话可以说是对金玉良姻的直接回绝。 贾母所说不管他根基富贵,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

更是没把身为皇商、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财富看在眼里。

由此看来,贾母一席话,实际上是对薛家宣扬的金玉良姻的揭穿和拒绝,也是对贾元春通过赐礼暗示金玉良姻的委婉回绝。 贾母的话,并非只是针对薛家,她对女孩提出的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要求中,性格一词,显然是说给同行的林黛玉听的。 也就是说,贾母在宝玉婚事上,对薛家进行回绝的同时,也对黛玉平时的小性提出了警告。

联系到贾母强迫薛家母女跟随贾家到清虚观打醮,张道士为宝玉说亲一事,不得不说这是贾母的一场阳谋。

果然,本应第二天继续进行的打醮活动,贾母却次日便懒怠去。

理由是因昨日张道士提起宝玉说亲的事来,谁知宝玉一日心中不自在,回家来生气,嗔着张道士与他说了亲,口口声声说从今以后不再见张道士了,二则林黛玉昨日回家又中了暑因此二事,贾母便执意不去了。

这当然是贾母不去的可信理由,但是,是否也可以理解为,贾母拒绝薛家金玉良姻的目的已经达到,因此也就没必要再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