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解除隐患,氪金成仙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9

第73章 解除隐患,氪金成仙

  虽然很伤心,可苏木毕竟是自己要‘追求’的男神,在没有追到手之前,文武斌又怎么会真的生气怪他?再加上苏木的这番道歉加解释,也是给了他一个台阶。   所以他不仅不会怪苏木,还准备打算要夸上几句。

  文武斌还未开口,来自峨眉山修真大学的袁珏抢先一步,笑眯眯的说道:“小苏,你不用道歉,面对未知的敌人,就是要谨慎小心。

而且我们这些人,确实经常人在一边手机在一边,尤其是在闭关、做试验的时候,长时间不碰手机是常有的事。 所以你群发求援信息是对的,如果只给我们中的一个人发,而那人又恰好琐事缠身没有看到,可不就坏事了吗……”  卧槽?!  文武斌扭头瞪着袁珏。

  你个秃子敢抢我的台词?!  袁珏感觉到了文武斌的目光,瞥了他一眼,得意的用手顺了顺头发。

  “本来就没几根头发了,还顺?早晚彻底掉光。 ”文武斌在心头诅咒着。

  同时他也想向苏木表明态度并夸上几句,可他想到的话,全都被袁珏给说光了,一时间也想不到更好的,最后只憋出一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  其它修真学校的老师们纷纷反应了过来,或是笑眯眯的表示没关系不在意,或是夸赞苏木遇事冷静没有冲动,还有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要是不叫我们,那才会让我们生气呢。

”  最后这句是实话。

  在这些老师们看来,苏木肯给发信息,就说明觉得他们学校有那个实力,并且也有可能会报读他们学校。 要是没给他们发信息,便很可能是觉得他们不行,那才是最让人伤心的。

  备胎舔狗,有时候真的很卑微。   文武斌在这一过程中,不停地附和着:“我也一样。 ”  没办法,他每每想到一套夸奖的话,就会被别人给抢先说了。 这让他在郁闷之余,也忍不住怀疑自己今天晚上的运气是不是比较衰?看来以后出门之前,先看下黄历比较好……  花式夸了一番苏木后,这些修真大学的老师们,又开始商量起了如何帮苏木背书。

  文武斌之前的那番提议,他们都听到了的,也都很赞同,分歧点在于到底是该署名哪家修真大学?又该由哪家修真大学送交学术杂志发表?  如果苏木已经选好了修真大学,那自然没什么可争。

但现在,苏木不是还没选好吗?  在场的老师们,都想让苏木的这篇论文从自家学校发出去。

  炼气丸虽然是最低级的丹药,却是关系到基础修炼,关系到普通人考修,其重要性比许多高阶丹药还要大!  若是苏木的文章,能从自家学校发出去,必然能给自家学校带来不低的影响力,让学校的积分提升。   这积分,不仅关系到学校在国内外修真大学里的排名,同时也关系到拨款、拨资源等等多方面的利益。   不能不争。   一番争论过后,他们相互妥协,决定像之前运灵符文、灼灼桃花香丸等四件宝贝的理论文章那样,由在场所有修真大学联名递交。   这样做,虽然会把影响力和积分分散,但总好过没有。

再说了,他们这帮人总不可能真的打一场吧?好歹都是教授、大佬,不要面子的吗?  他们在商量妥当了后,也没有忘记问苏木的意见,毕竟苏木才是拍板的人,他要不同意,在场的大佬们只能重新想办法。

  好在苏木对于这一决定很满意。

  有人帮忙背锅扛事儿,为什么不答应?  众位老师又围着他,七嘴八舌说了一堆自家学校的好话,让苏木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一定要多考虑下他们家。   这次不少老师都是有备而来,纷纷拿出了一些本校特产送给苏木。

  除了盐都修真大学送的灵盐外,蜀南竹海修真大学送了一堆竹笋,说是品质上好的灵笋,熊猫和竹鼠都喜欢吃。   几个来自高原地区的康巴汉子,则是给苏木扛来了一头九尾四耳的怪羊。

  这羊叫猼訑,是他们几个在来的路上,于蜀西高原上面撞见,随手猎来当礼物的。

  猼訑不仅肉质鲜美,皮毛还能入药或者制作法器,也幸亏这头猼訑死了,要是一头活的,苏木可不敢要,因为这货的战斗力很强。

  为首的康巴汉子,拍着胸脯骄傲地说:“小苏呀,只要你来我们学校,灵兽多的是。 我们那里随便出个门,都能遇到好几种灵兽,保证你不缺肉吃。 ”  苏木脸上笑呵呵的应和着,心里面则在嘀咕:“出门就能遇到几种灵兽?那是它们吃我,还是我吃它们?”  不一会儿的工夫,苏木就收到了一大堆的名校特产。   请人来帮忙,没给人辛苦费不说,居然还赚了一笔,看看这事儿给搞的……多来几次该多好!  一番热闹之后,修真大学的老师们纷纷告辞,毕竟这个点是夜深,他们就是想要多待一会儿也不太方便。   躺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的余常海,终于被人再次记起。   一堆修真大学的老师拎着他,去往雍方市警察局报案,吓了值班警察一大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惊天大案,居然是惊动了这么多家修真大学、这么多位大佬……  余常海被连夜审讯,还有老师连夜从学校里,请来了擅长入梦、催眠、迷魂等法术的老师,让他们协助审讯。 这阵仗大的,让余常海都以为自己是干出了什么危害全人类的事。   最后审讯结果标明,这次的案子,是余常海自己的行为,背后并没有人指示。

  除此之外,余常海对自己以前犯下的罪行,全都供认不讳。

  主要是被大场面给吓到了,都不用上入梦术、迷魂术,警察一问,他就跟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全交代了,让连夜赶来帮忙的几位老师很无奈。   我人都来了,你居然不让我表现一下就从了?故意跟我们作对吗?  审讯结果在第一时间,通知给了苏木。 不过对他来说,这一结果已经无所谓了。 有蜀省全体修真大学帮忙撑腰,就算再有人想要打炼气丸配方的主意,也要掂量一下有没有那个本事。

  余常海被关了起来,等待着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同牢房的几个人见到有新人进来,打算按照惯例收拾他一顿。

  这个牢房里关押的,都是犯了法的修真者,普通人也不敢关到这里。

  余常海一看对方人多势众,实力还都不比自己弱,立马被吓到了。

  紧急关头,他脑海中猛然闪过一道灵光,厉声喝道:“你们想要做什么?老子可是被蜀省十多所修真大学齐齐出动才给抓进来的人!想要跟老子斗,你们有那资格吗?!”  这话一出,同牢房里的人全都被震住了。   卧槽这哥们儿是犯了什么罪,竟然能让蜀省修真大学齐齐出动去抓他?  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大魔头?!  惹不起,惹不起……  “警官,能不能给我们换个牢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