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场花宴夏惜之小说下一场花宴全文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5-21

小龙虾养殖与加工逐步成为我国长江中下游地区农业产业结构的重要产业,也是农民增收创效的亮点产业。养殖致富项目有哪些?1、野猪:经杂交、驯化、改良后的特种野猪,基因稳定,既保持了野猪瘦肉率高(为85%,是家猪的两倍)、抗病力强、适应性广、食性杂、耐粗饲等优势,又克服了野猪季节性发情,产仔少、生长慢、不易饲养及家猪疾病多等缺点,是目前新兴热门的特养品种之一。2、山鸡:我国人工驯养山鸡始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是目前开发最成功的著名特禽。

  (2)生产区:根据主导风向,按照孵化室、育雏室、中雉舍、成雉舍等顺序来设置。把孵化室和育雏室放在上风头,成雉室放在下风头,这样能使育雉室内有新鲜空气,减少锥雉、中雉发病机会,避免成雉舍排出污浊空气侵入和病原的感染。为便于通风、防疫,各种雉舍间要保持一定的距离,育雏室与中雉舍跟离以30米为妥,中雉舍与与雉舍距离20米为妥,孵化室跟离雏舍要在150米以上。饲料加工厂的仓库应靠近雉舍,但车间与雉舍需要有一定的距离,要求在100米以上。生产区的入口应有消毒间或者消毒池,每幢雉舍都应有一间饲养员操作间,其内应设有消毒设备。

下一场花宴夏惜之小说下一场花宴全文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

读书简介《下一场花宴》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又名《花式宠妻,总裁大人超给力》,作者是萌宝阿璃,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夏惜之为了还亲身母亲的恩情,被继母逼迫嫁给了有权有势的纪家少爷纪修渝,纪修渝哪哪都好,有钱有颜又有势,可惜是个残疾人,婚后一年里夏惜之都没见过这个名义上的老公,但她却跟另一个陌生男人维持了一年的床第关系,本以为可以和纪修渝离婚重新回归自己的生活,谁想这床伴摇身一变,居然成了自己的新婚丈夫纪修渝....免费阅读  酒店里,夏惜之擦拭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 眼前出现一层阴影,还没抬头,身体猛然被压在墙壁上。

下一秒,炙热的吻不停地落下。

  鼻尖缭绕熟悉的味道,夏惜之扬起下巴,松掉抓着毛巾的手,张开贝齿,回应他的吻。   简单的亲吻不能让他满足,男人粗鲁地扯掉浴袍,夏惜之皱了下眉头,这男人一如既往地简单粗暴。   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颈窝,温热的气息呵在她的耳垂,惹得夏惜之一阵娇颤。   第二天清晨,夏惜之缓缓睁开眼。 想要起身,整个骨头就像散架一般。

昨晚他又要了她一整夜,都不记得是几点昏睡过去。 看着身上光洁的皮肤没有任何暧昧痕迹,夏惜之扬起嘴角。   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夏惜之抬起眼,只见男人走了过来。

看着那结实的肌肉,夏惜之咽了口唾沫。

  男人有着刀削过的精致面容,五官立体,棱角分明。 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略薄的双唇。 上身毫无赘肉,八块腹肌很是惹眼球。

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完美的身材比例,标配大长腿。

  看到她直勾勾的视线,男人来到她的跟前,俯身捏住她的下巴,尾音上扬:“还想再滚一次”  他的声音醇厚,悦耳动听。 手肘靠着他的肩,指尖划过他的脸颊,夏惜之娇笑:“你确实是秀色可餐,可惜我今天还有其他事。

”说完,夏惜之掀开被子,双腿踩在地上。

刚要站起,双腿一软,直接朝着男人扑去。

  搂着她的纤腰,男人挑眉:“还说不想,嗯”  摸了把他的胸肌,夏惜之笑眯眯地回应:“吃下豆腐而已。

”说着,淡定地从他的怀里离开。   男人有条不紊地穿衣,剪裁得宜的西装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认识两个月,她对他的事情一无所知,只知道他叫姓祁。

所以彼此见面,她都唤他祁先生。

双腿交叠靠在桌前,夏惜之轻笑地说道:“你说我们俩,像不像在偷情”  整理领带的动作僵硬了下,男人侧目,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良久,淡然地回应:“各取所需。

”  听到这回答,夏惜之不置可否。

见他作势离开,夏惜之浅笑地开口:“不一起吃个早餐再走”  “不必,还有事情要处理。 ”男人淡淡地说完,手在她的头顶拍了下,随即收回,平静地离开。

  瞧着他的背影欣长,夏惜之耸耸肩。

他们俩总是这样,风流一夜,各走各的。

  从衣柜里取出干净的衣服换上,夏惜之看着镜中的自己。 忽然,手机振动传来。 夏惜之疑惑地拿起手机,按下接通:“喂。

”  才刚接通,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夏惜之,你是怎么搞的,竟然被扫地出门这种事,还想瞒着吗”  疑惑地皱眉,夏惜之不解:“扫地出门”别墅里,夏惜之双手环胸淡然地坐着,从容地看向正谩骂中的夏家女主人:“夏惜之你真是不中用,连自己的丈夫都守不住,还被赶出纪家。

立刻滚去求纪修渝,就算舔他的脚趾,也要让他收回离婚的打算。 ”  悠闲地靠着沙发,夏惜之轻笑:“阿姨,就算我想舔他的脚趾,也要能舔着才行。

我跟他,只不过是名义夫妻。

”  尾音还未落下,朱玲玲啪地一巴掌甩向她的脸颊,怒喝道:“没用的东西,你还有脸说要是这婚被退,害得我们丢脸,你也给我滚出夏家。

白眼狼,我们夏家没兴趣养你。

”  脸颊上传来疼痛,夏惜之却是麻木。

扬起唇角,夏惜之淡笑地看着他:“阿姨,当初我是堂堂正正地进了夏家的门。 就算我是废物,那也是夏家的废物。

再说,这一年来要不是我这废物,夏氏恐怕早就破产。

”  胸口剧烈起伏朱玲玲,脸色铁青脸:“你还敢跟我顶嘴”  说话间,朱玲玲扬起手,作势再次教训夏惜之,却被她抓住手腕。

用力地想抽回,却被她死死地抓住手腕。

“阿姨,在没签字离婚前,我还是纪家大少奶奶。

您最好悠着点,要不然我不介意,让您难堪。

”  “让我难堪,你有那本事对纪家来说,你只不过是连佣人都不如的狗东西。

”朱玲玲讽刺地说道。

  眼睛眯起,夏惜之悠悠地说道:“如果纪家知道,当初联姻时,你为了不想让自己女儿嫁给残废的纪家大少,骗他们说夏雪琪得重病,让我这个私生女顶替,你说他们会不会动怒”  闻言,朱玲玲的脸色瞬间苍白。 夏惜之松手,唇角扬起,淡定自若地说道:“既然我的丈夫对我厌弃,我也没必要让他碍眼。

阿姨,是否离婚这事,我自己会处理。 我还有事,下次聊。

”说完,夏惜之笑着转身,从容不迫地离开。   目光阴沉,朱玲玲咬牙切齿道:“等没有纪家这座靠山,一定弄死你。

”  走出夏家,夏惜之抬起手,抚摸着已经红肿的脸颊,苦涩一笑。 拿起手机,翻出通讯录熟悉却陌生的名字,按下拨通键。 电话响过很久,冷漠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他的冷酷,夏惜之不由一哆嗦,稳住呼吸地开口:“纪先生,作为你的妻子,刚被通知要离婚的事,我不知道是否应该感到高兴。

”  克制着怒火,夏惜之让自己保持镇定。

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她就处于被动,无论结婚还是离婚。

“如果我没记错,距离我们的协议结束时间还有半年。

提前离婚,不需要给我个理由吗”夏惜之继续地说道。

  纪修渝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无情地给出答案:“你已经没有价值。

”  听到他的答案,夏惜之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这答案很优秀,纪先生请放心,我绝不会缠着你。

”  “嗯。

”纪修渝冷酷地回了个音,随即撂下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声,夏惜之神情淡然。

抬起头,昂然地离开,没有丝毫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