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甜入骨》岑安陆洺深全文免费阅读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5

《重生娇妻甜入骨》岑安陆洺深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蹙眉,低头看向扑在自己怀里的女人,尽管身体僵硬,可他到底没把人推开。

只因对方身上传来的那股幽暗冷香,香味极淡,却很绵长,一直萦绕在他鼻息间。

深深的吸了口气,脑子里那种让他暴躁不安的疼痛渐渐减退,似乎从没有出现过一般。 他紧拧的眉心舒展开来。 岑安却觉得自己好像撞到一块石头上,冷冷的,坚硬硌人。 男人身上的压迫感很强,特别是那道静静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冷锐,锋利,带着股审视的意味,让她一动都不敢动。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可眼下的情况容不得她迟疑,咬了咬牙,抬头与男人对视。

他很高,身材欣长挺拔,背脊挺直,犹如刀削斧刻般的五官锋锐而棱角分明,毫无瑕疵。 可岑安第一眼注意到的却是他冷黑眸底隐藏极深的道道血丝,还有那略显苍白的脸色。 果然……岑安心底暗叹。 她双手握拳,极力让自己在对方的视线下保持镇定,小声道:“陆先生,帮个忙呗,我想和你做笔交易。

”陆洺深心情难得的好,勾唇道,“不是说喜欢我吗?”岑安耳根渐渐红了,“那个……实在不好意思,我就是想先扯个虎皮,顺便狐假虎威一把。

”狐假虎威?那她倒是真会找人。

陆洺深不置可否,问:“什么交易?”“具体的现在不方便说,但我知道有位医生,能抑制并缓解您的头疼,作为交换我需要您帮我几个小忙,现在……能先帮我把这场订婚退了吗?”话音刚落,周身的气息瞬间一沉。 陆洺深头疼的毛病是个秘密,除了特定的几个人之外很少有人知道,这女人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第一个念头,怀疑她是在有心人的安排之下,刻意接近他的人。 思及此,他缓缓眯起了眼,眸光危险。 岑安隐约能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心底暗骂自己鲁莽的同时不免有些急切,慌乱的解释:“我没骗你,那个医生真的能缓解你的头疼,真的!”她记得上辈子在两年后才找到了那个医生,可那时陆洺深的头疼已经很严重,甚至偶尔会暴躁失控。 也因此,陆忱那些人才会趁机从他手里夺权,不过到她死之前,陆忱的夺权进程也才进行了一小半,勉强折腾两下而已。

岑安想,这辈子她要早点帮他找到那个医生,先让陆忱翻不了身再说。

她想的正出神,却突然听他问:“你怎么知道我有头疼的毛病?”“……”完了,一激动把这事给忘了,怎么办?她现编个理由成不?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岑安一抬头,对上男人冷沉的目光后瞬间什么都编不出来了。

“我,我偶然知道的。 ”岑安吞吞吐吐的说。

真蠢。

再没有比这一刻,岑安后悔自己鲁莽之下撞进了陆洺深的怀里。

上辈子即便病重的时候也能把陆家牢牢捏在手里,耍猴般的看着陆忱和陆家其他人上蹿下跳闹腾取乐的人,怎么可能是个简单的人物?她怕是一时脑袋发热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岑安懊恼之余正要说什么,却见陆洺深突然笑了,伸出手,一把将人揽进了自己的怀里,拥着她朝高台处走去。 “如你所愿。 ”人群自觉的分出了一条路,目送着两人走到了岑远生的面前。 “陆总,你……”岑远生正要说什么,却见摆了摆手,说:“订婚宴不用取消。

”岑远生脸色好看了点,却在听到下句话时瞬间僵住。

“男方倒是可以换个人,你看我怎么样?”说是询问,可他并不等对方回答,径自揽着岑安,转身面对宴会宾客,微勾了下唇角。

“从今天开始,岑安就是我的未婚妻,望各位见证。

”话落,他从旁边酒塔上端了杯红酒,一饮而尽。 宴会众人已经惊呆了。 谁不知道陆洺深是陆家老爷子的老来子,只比陆忱大了五岁,却受尽宠爱,几年前甚至让陆老爷子绕过大儿子的手,临终将陆家旗下环宇集团的控制权交到了他手里。 而他本人也是极有手段的人物,狠辣无情,杀伐果断。

环宇集团在他手里一度扩张壮大,再攀高峰,直至今日已经成为了所有人都要仰望的存在。 由此,他的名字甚至比曾经白手起家创下偌大家业的陆老爷子更加响亮。

可再响亮也挡不住是陆忱的小叔啊?这算什么?叔侄争妻?众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感觉自己今天果然没白来,这是多大的八卦啊!无视台下众人的反应,低头看向怀里的人,唇角微扬,扯出一抹兴味笑意,“怎么样,满意吗?”已经石化的岑安:“……”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感情挣扎了半天,她这颗小萝卜头到底还是栽进了同一块庄家地里,不过是从一个坑到另一个坑的距离。 目测,后面这个坑比前面那个还要深。

她图什么啊?岑安心里不舒服,她不自觉的拧眉,挣扎着想从怀里出来,男人的手臂却跟铁钳似的,纹丝不动。

“陆先生,您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岑安气恼道。 不理会她,只再取了一杯酒,送到她唇边,问:“要不要喝?”显而易见的,他心情很好,因为喝酒可能会加剧头痛的缘故,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沾过酒了,猛然一喝,即便是普通的红酒也让他尝出了极品佳酿的味道。 而这一切,是面前的小女人带给他的。 岑安扭头,拒绝。

“怎么?生气了?”陆洺深沉冷的眸子微眯,目光锁定在她身上,“你刚才当众指着我,说你喜欢我,准备以此来脱身的时候不是在算计我?”岑安拧眉,“我不是说了吗?那是交易。 ”“交易要做,人我也要。

”陆洺深揽着她,在众人的惊诧的目光下往外走,目光已经变得冷淡如冰,“想算计我,就得有付出代价的准备,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吃亏这两个字。

”况且,她对他而言似乎有那么点特殊作用,那就更不能吃亏了……两人一路离开。 他们身后,岑曦双手紧握成拳,注视着岑安背影的目光恨不得把她撕碎,脸色难看的厉害。 贱女人,敢抢她看上的男人?该死!小说《重生娇妻甜入骨》第四章与虎谋皮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