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王墓巫师不朽最新章节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9

第四百零六章 王墓巫师不朽最新章节

宽敞的营帐内,此时里面一片安静,哪怕是掉了根针,恐怕都能够听见声音。 在身前,听着女人的质问,里昂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安吉丝公主,我们前两天才刚刚从前线换下,按照规定,现在正是轮休的时候···”“谁定的规定!”对于里昂的解释,安吉丝根本无动于衷,直接开口命令:“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情况,总之现在,立刻给上去前线顶上!”“安吉丝公主···”里昂站起身,看着眼前的安吉丝,脸上露出些难色。 “我说,立刻给我去!”安吉丝再次开口,手掌直接狠狠往下一拍,直接拍在离里昂距离不到半米的桌子上。

砰!!在灵力催动下,这张木桌直接爆碎,其中的木头残渣与碎片四散出去,直接拍打在里昂的脸上。 看着这幕,里昂脸色铁青,眼中狠色一闪,但却又很好的按捺下去。

倒是他身旁几人,此时已经按捺不住怒火开口。 “你干什么!”看着安吉丝的动作,维纳斯愤怒起身,浑身有淡淡的黑色粒子在闪过,带着些压抑的气息。

“在这里对我凝聚灵力,你是想叛变吗?”安吉丝脸色冷酷,看着维纳斯,脸上表情不屑,一只手直接伸了出去,看样子像是要直接在维纳斯脸上打一巴掌。

不过到最后,这一掌并没有打出,被另一只宽厚有力的手挡住了。

站在众人的中央,里昂脸色铁青,一只手握住安吉丝就要挥出的右手,语气冷漠的道:“既然安吉丝公主要我们出发,那我们出发就是了,又何必动手?”话音落下,他将安吉丝的手甩开,那一刹那身上的灵力反应一闪而过,令在场众人都是一惊。 “哼!”深深看了一眼里昂,安吉丝冷哼一声,见他答应出前往前线之后,便不再多言,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转身离开。 “该死!!”过了一会,在营帐内,见安吉丝一惊离开,在场众人的怒气再也难以压制。 维纳斯脸上带着怒色,看样子极为不满:“王室太过分了!”“先是派我们去前线,现在更是连一个小丫头都能欺负我们了!”“再这样下去不行!”又一人开口,脸上同样带着压抑的怒火:“事先明明说好,每半个月轮休一次,这才不到三天,就又要我们上前线,这已经不是消耗了,分明是要我们去送死!”“王墓诅咒的力量越发强了,到现在几乎强了一大半,而王室却仍然没有一点反应,不派人过来支援就算了,就连事先允诺的物资都缺了一大半!”“这分明是拿我们当炮灰,只等着我们和王墓一起耗尽力量,再让王室出来收拾残局!”众人一言一语,将这段时间积蓄而来的怒火全部倾斜而出。

他们并不是什么傻子。

调集各地总督的力量前往镇压王墓诅咒,王室的目的,哪怕是个蠢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消耗也该察觉出来了,更何况在座的人根本就不蠢。

身具高位,甚至身为通灵者能活到现在,没有一点心机智慧是不可能的。

坐在众人中央,听着在场众人一言一语,里昂脸色铁青,看上去很不好看。

整整一个多月时间,到了现在,他同样对王室越发不满,已经到了要发作的边缘了。 这一点,从他并没有制止维纳斯等人开口就能看得出来。

如果换做是一个多月前,哪怕他心中不满,但仍然会站出来制止维纳斯等人开口。 他现在坐在这一言不发,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代表了他的态度,对王室同样极为不满。

可惜,不满归不满,但在王室的压迫下,他只要不想背后的家族被清算,就给乖乖听话。

这就是实力不如人的下场。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

王室的力量,原本就极强,特别是在这段时间的王墓爆发中,因为一直站在一旁袖手旁观的缘故,自身实力根本没怎么损耗。

但里昂这些外来总督就惨了,仅仅只是一个多月时间的消耗,手上的力量就几乎折了大半,与王室的力量对比变得更加悬殊了起来。 这也是他门尽管不满,但却仍然听话的原因。

在这段时间,不是没有人反抗过王室的命令,但王室的力量对王墓时倒是畏畏缩缩,对他们这些外来总督却根本毫不手软,只是短短几天之内,就把那些反抗者彻底清理掉,连同背后的家族在内都一下被打压,之后变得一蹶不振。

有了这些前车之鉴在,哪怕里昂心中不满,但面对王室的威慑,同样不敢拒绝对方的命令。

只不过,拒绝王室命令是死路一条,但前往前线抗击王墓诅咒,这同样是一条看不见希望的路。 想到这些,里昂深深的叹了口气,随后视线慢慢转移到阿帝尔身上。

这里算是他的大本营,他这一次带到王都的人手,基本上都安置在这里,阿帝尔自然也不会例外。 毕竟,这里还是王墓的附近,距离诅咒并不算太远,有一位觉醒者充当护卫,才能保证他自身的安全。

“西姆,对于王室的命令,你有什么看法?”揉了揉额头,看着眼前的阿帝尔,他开口问道,眉宇间显得有些阴沉。

之所以第一个询问阿帝尔,自然是表示尊重了。

阿帝尔毕竟是一位“觉醒者”,在这群人之中,单单论力量来说是最强的,哪怕年纪不算大,但却也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听着声音,阿帝尔转过身,眼眸显得很明亮与清澈:“王室的命令已经下达,我们没有权利拒绝,这一点是肯定的。

”里昂默默点了点头,对这一点表示认同。 “不过,再这么下去,却也不可能。

”阿帝尔继续道,说到这里时,语气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开口:“不知道是否错觉,我总感觉,眼前这一座王墓,似乎没有眼前表现出的这么简单。 ”“什么?”听着这话,里昂愣了愣,有些摸不着头脑:“你指的是?”“这座王墓,其力量恐怕远远不止现在这程度。 ”轻轻从原地站起,环视了一眼在场众人,阿帝尔轻轻开口,顿时令在场众人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