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蜜爱:我的千金老婆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1

甜宠蜜爱:我的千金老婆

正文第116章表白[更新时间]2019-07-0823:30:09[字数]2093正说着呢,姜文轩把电话给崔春放到了面前。 崔春依旧保持着最后的清醒一般,摆了摆手。

“算了,算了。 ”姜文轩见他一直拒绝,脸上闪过一丝恼怒,可是目的还未达成,他随即接着挂上一副笑脸。 “崔春哥,你就不想知道我堂姐喜不喜欢你吗?”姜文轩靠近崔春,在他耳边问道。 闻言,崔春醉醺醺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姜文轩,点了点头。

“想”一众人听到崔春这么说,一个个的兴致更好了一副崔春不打电话,他们就不会善罢甘休的模样。

“哥,快打,怎么这么磨叽啊。

”赵朗嫌弃的看了崔春一眼,他真不愿意承认这么磨叽的男人是他哥。 崔春端着一杯酒,眼睛也不眨的愣神盯着赵朗看了一眼。 下一秒,他把手里的酒杯放了下来,拿起手机看了好一阵姜归侬的电话号码。

姜文轩见他要打,眼睛一亮,拦住了他快要按下电话号码那一只手。 “崔春哥,要不你直接把我表姐叫过来好了,当面说,可比电话里面说,要好的多,你们说是吧?”姜文轩一边说着,一边跟其他人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们。 “是啊,对,当面说可比在电话里面说,成功率高多了。 ”周围几个人一起附和道。 崔春思虑了片刻,接着点头。

“也是哈,听你们的。

”说罢,崔春按下了拨号键,半响,电话被接通了。

这时,姜归侬正在辅导姜宁写作业,身旁的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随手接起电话来。

“喂”“喂,侬侬。 ”崔春一张口就有一股明显的醉意传了过来。 姜归侬听着电话里面那酒吧特有的动静,还有崔春的身高,皱了皱眉头。 “你喝酒了?”“喝了一点。

”崔春醉酒后,声音有种说不出来的磁性中带着点性感。 “你一个人吗?”姜归侬看了看姜宁的小闹钟,对崔春道。 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姜文轩赶紧对崔春摇头,赵朗等人也跟着示意他。 “没有,我一个人。 ”崔春看了他们一眼,随即摇头道。

闻言姜归侬为难的看了正在写作业的姜宁一眼,对崔春道:“你自己一个人能回家吗?”姜归侬刚说完,崔春身边的一个男孩子顺手就接过崔春的手机。 “小姐你好,我是这的侍应生,请问您是这位先生的朋友吗?”他面不改色的装作是服务生,暗自笑着跟姜归侬道。

“是”“那不知道可不可以麻烦你过来接一下这位先生,他一个人,还喝多了,我们这边也不好处理啊。 ”男孩子焦急的对姜归侬说道。

半响,姜归侬才开口:“那好,你们的地址是?”“我跟您发到手机上,您请尽快吧。 ”男子说罢,挂断了电话,姜文轩露出满意的笑容。

坐在一旁,已经“醉了”的崔春,心里暗喜,既然他们把自己“灌醉”,就是为了让自己跟侬侬表白,不管他们最终什么目的,自己正好可以借着这次的机会,跟侬侬表白。 从前他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怕自己不够优秀,也怕突然坦露心迹会吓走她,就这样拖着拖着,没想到她竟结婚了。 而现在她婚姻不幸,他愿意带她脱离苦海,只要她愿意投入他的怀抱……姜文轩见着挂断了电话,拿出一个新的杯子,倒了满满一杯酒,杯底,白色的固体物质快速溶解在酒里。 “来,崔春哥,再喝一杯,酒壮怂人胆,到时候免得你说不出来。 ”崔春正沉浸在如何向姜归侬表白的思绪里面,顺手就接过了酒,一饮而尽。

沈家,姜归侬刚挂断电话,姜宁就抬头看向她,疑惑的问道:“侬侬,怎么了,你要出去吗?”“对,崔春叔叔喝醉了,一个人在外面,我去看一下,你自己写完作业就乖乖睡觉,我可能要晚点回来。

”姜归侬穿上外套,从医药箱里面,拿出一瓶解酒药来,装进了她白色的斜挎包里。

姜宁看了看时间,欲言又止。 “怎么了?”见着姜宁像是有话要说,姜归侬望向姜宁。 犹豫片刻,姜宁这才开口道:“侬侬,这么晚了,不然你让爸爸和你一起去吧。

”姜归侬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沈淮川应该还在医院陪着宋伽千。

一想到沈淮川此时还在医院照顾宋伽千,姜归侬心里就有一股不爽的感觉,所以她才不要跟沈淮川说。

更何况,若是让沈淮川知道,自己现在去找崔春,指不定他又要说出什么话来讽刺自己,现在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算了,没事,我去去就回,你不要担心。

”姜归侬揉了一下姜宁的脑袋,心里也为自己有个这么贴心的儿子感到十分欣慰。

姜归侬径直出了沈家,站在门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便赶往崔春所在的酒吧。

这个时候,医院里面,沈淮川正抱着电脑陪着宋伽千。 “淮川,你休息一下吧,你都累了一天了。

”宋伽千半躺在床上望着沈淮川,话音里带着淡淡的幽怨跟暗示。

“没事,你还难受吗?”沈淮川没有停下来,头也不抬的问道。 “好多了,你放下电脑陪陪我好吗?”宋伽千虚弱的说道,语气里面有一丝恳求。

沈淮川愣了一下,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段时间耽搁了许多事,你好好休息,要是无聊就睡觉吧。

”看着沈淮川拒绝自己的请求,宋伽千脸上闪过一丝恼怒,但是随即便消失不见了。

沈淮川一去公司,就好像是忘了还有自己的存在一样的。

她等来等去,都等到下午来,还是没有见他回来,于是果断装病。 这样,他才赶了过来,稍微问了几句,就接着工作了。

宋伽千心里冷冷一笑,所以,自己装病的原因是什么,就为了换来这个只看着工作,一句话都不说的人吗?宋伽千心里十分苦涩,她忧伤的看着沈淮川,可是奇怪的是,这个男人越是对她冰冷,她就越是欲罢不能。

就在这个时候,沈淮川的手机闹铃突然响了。

沈淮川从电脑前抬起头来,关掉了闹钟和电脑。

“已经很晚了,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好好休息,有什么事跟我打电话。 ”。